• 智慧城市建设
  • 环境营造
探索“一带一路”建设新模式新路径
发布日期:2018-05-15 阅读次数: 来源:

    ■市发展规划研究院副院长杨兵杰:

    中东欧国家文化艺术交流活动

    由斯洛文尼亚生产的小型民用直升机吸引市民眼球

    在中东欧博览会中东欧产品展区,参展商正在陈列捷克水晶

    一片繁忙的宁波舟山港

    创建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是重塑我市开放新优势、找准服务国家新战略和完善对外通道的重要契机。宁波如何抓住和利用好这次难得的机遇,实现经济大跨越和新腾飞呢?《开放周刊》第一时间约请甬上经济研究大咖,请他们从各自的研究领域,以专家的视角解读综试区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聚焦五大重点 推进综试区创建
    ——市发改委主任彭朱刚详解《总体方案》
    9月5日,省政府正式批复设立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目前,《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简称《总体方案》)已由省发改委印发实施。
    “《总体方案》围绕国家和省里两个大局,阐述了宁波创建‘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的重大意义,并从六个方面总结了宁波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独特优势,即具有特殊重要的城市战略地位、得天独厚的港口资源优势、源远流长的开放合作基础、开放包容的国际营商环境、开拓进取的民营企业群体和非常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是全省乃至全国创建‘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的理想区域。”牵头负责综试区具体谋划推进工作的市发改委主任彭朱刚说。
    《总体方案》明确了创建目标:以梅山新区为核心载体,以港口互联互通、投资贸易便利化、产业科技合作、金融保险服务、人文交流为重点,积极打造“一带一路”港航物流中心、投资贸易便利化先行区、产业科技合作引领区、金融保险服务示范区、人文交流门户区,勇当“一带一路”建设排头兵,努力建成“一带一路”倡议枢纽城市。
    在港口互联互通方面,以宁波舟山港为龙头,着力做强“海丝指数”,探索设施联通新路径。重点任务包括提升“海丝指数”国际影响力,强化港口管理和技术输出,构筑三条对外综合运输通道,推动港航服务和贸易物流联动发展等。
    促进投资贸易便利化,以与中东欧经贸合作为重点,探索贸易畅通新机制,重点任务包括深化与中东欧16国的经贸合作,探索争创梅山自由贸易岛和大榭国际能源贸易岛,深入推进跨境电商发展等。
    在产业科技合作上,以产业发展为主体,着力完善互利共赢服务体系,重点任务包括推进国际产业合作,加强国际科技创新、教育、人才等合作,健全企业“走出去”政策支持和服务体系等。
    在金融服务“一带一路”方面,以保险创新为特色,着力健全跨界金融保险服务,探索资金融通和风险保障新体系,重点任务包括推进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建设,推动设立“一带一路”财产保险公司,研究设立宁波丝路基金,深入推进外汇管理创新试点等。
    促进民心相通是推动宁波与沿线各国、各地区求同存异,共谋发展的重要任务。宁波将以“活化石”为依托,着力推进人文交流合作,探索打造民心相通新平台,重点任务包括加强与沿线重点国家的教育合作,探索成立“一带一路”旅游综合试验区,积极承办国际体育赛事,建立沿线国家友好城市高层定期会务机制等。
    彭朱刚表示,目前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已经进入实质性创建阶段,市发改委将积极做好申报对接,优化完善方案,编制实施方案,协调推进实施,健全工作机制。近期,市发改委将根据省政府批复要求,抓紧编制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创建实施方案,以4大开放试验平台和6大双向合作工程为重点,深化开展一批专题研究,细化具体项目、试点政策和工作举措,为推进综试区创建提供支撑。
    抓住综试区创建契机 重塑开放优势实现宁波腾飞
    “创建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是重塑我市开放新优势、找准服务国家新战略和完善对外通道的一个契机。宁波必须抓住和利用好这次难得的机遇,实现经济大跨越和新腾飞。”昨日,参与《总体方案》设计的宁波市发展规划研究院副院长杨兵杰博士兴奋地说。
    杨兵杰认为,创建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是我市从更高水平上重塑开放型经济新优势,全面提升宁波国际开放能力和双向开放水平的契机。“‘一带一路’打的是‘开放牌’,宁波创建综合试验区,就能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将我市原有的开放优势进一步放大,培育和打造新的开放优势。”
    创建“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是宁波在更高层面上找准服务国家新战略,全面提升宁波中心城市地位的契机。“由于国家战略多着眼于全方位大局,很难在国家层面把宁波凸显出来,而综合试验区给宁波提供了一个切入点来服务国家战略,对接国家战略,并将国家战略与加快宁波发展有机结合起来,这对进一步提升宁波的城市国际化水平十分有利。”杨兵杰说。
    综合试验区还是宁波在更广范围内完善对外通道,全面提升交通枢纽的契机。杨兵杰认为,带动一座城市交通设施实现大跨越的往往是一个大契机,它的出现能让一座城市的很多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提前“上马”,例如去年G20杭州峰会的举行让杭州的城市面貌焕发,并带动杭州现代服务业大发展,“创建‘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就是这样一个大契机,有助于宁波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和提升”。
    既然有了上述三大契机,宁波该如何利用好“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创建,实现经济发展的新突破呢?杨兵杰认为,我市应该以投资贸易便利化、民营经济走出去服务体系、港航物流服务合作以及科技、人才、智库交流合作等四个方面寻找突破口。
    首先,要以与中东欧经贸合作为重点,着力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宁波要把全国外贸大市、与中东欧合作的贸易先发优势,转化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势,积极探索贸易畅通新机制,包括建设国际一流口岸、有效集聚出口商品、打造进口首选之地以及畅通进口直通渠道等。
    其次,要健全民营经济“走出去”服务体系,打造民企“走出去”服务创新区。近年来,宁波民营企业利用市场化手段加大跨国并购力度,涌现了如均胜、银亿、华翔等一批行业先锋。但是,我市民企在“走出去”时也遇到了知识产权、文化、安保、法律、人才、资讯等方面问题。为此,宁波要尽快研究制定支持民营企业“走出去”的财政、金融、税收等“一揽子”扶持政策,搭建企业“走出去”信息平台和政策沟通协调机制等,为国家健全“走出去”服务体系提供先行先试的经验。
    第三,推动我市港航服务业高端化和港航物流服务国际合作。目前,宁波的港口运营、建设、信息化水平等均居全球前列,要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特别是中东欧国家的资本、管理、技术、经营等输出。同时,还要加大港航服务业如海丝指数、航运保险等软实力的国际合作,为国际航运发展做出新贡献。
    最后,推动科技、人才、智库的交流合作取得新突破。在奋力推进“名城名都”建设的进程中,宁波急需提高国际化水平和档次。因此,要借助“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创建,加快建设“一带一路”国际人才交流港,把国外的高端技术、教育资源、工程师引进到宁波。通过技术并购等手段,把海外高端技术和人才“为我所用”。此外,要加强“一带一路”智库建设,推动与沿线国家智库交流互访。
    ■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
    主动服务对接需求 打通“一带一路”大动脉
    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中心专家表示,宁波应主动服务、深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对接沿线城市和市场主体的需求,以加强政策沟通、航线互通、金融服务为抓手,努力使宁波成为服务优、环境好、支撑能力强的“一带一路”建设桥头堡。
    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院长助理、《中国与中东欧合作》杂志主编殷军杰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经济发展水平、制度体制、政策法规、文化认同等各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异,加强政策沟通是与沿线各国开展务实合作,实现互利共赢的基本前提。在发展战略层面上,宁波要从“名城名都”战略与沿线各国、港口城市的发展战略对接入手,组建“一带一路”城市联盟平台,每年召集各相关城市市长召开“一带一路”城市联盟会议。
    在项目层面上,要制定支持企业“走出去”优惠政策,以建设“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为载体,在智能经济、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药、高端装备等领域推出一揽子政策,支持宁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国际产能合作项目建设。
    殷军杰表示,要想建立常态化沟通机制,将重大国际会议永久落户在宁波,必须要完善交通网络,架起世界通往宁波的空中桥梁。宁波应充分发挥宁波栎社国际机场的作用,大力开辟直飞洲际航线,积极争取开通宁波至中东欧、东南亚、西亚、中亚等国家重要城市的国际航线。充分利用PPP等模式,积极推动宁波企业收购中东欧国家和地区的机场和航空公司,引入更多的国内外航空公司和物流企业进驻。
    据统计,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需要71万亿美元,其中一半的需求来自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此次综试区的落地无疑给了宁波金融业一个绝佳的赶超机遇。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霍杰博士表示,宁波应推动跨界金融服务,引导宁波银行、鄞州银行等本地银行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开设分支机构,为当地基础设施、企业项目融资提供便捷化、全过程的金融服务。
    借力“一带一路”、国家保险创新两大综试区东风,宁波应大力发展海外投资保险、出口信用保险、工程建设保险等业务,为企业海外投资、产品技术输出、承接“一带一路”重大工程提供全过程风险管理和一揽子金融保险服务。
    在金融监管方面,霍杰博士建议,市政府可以考虑建立一个咨询委员会,与经贸往来密切的重点国家(地区)探索构建区域性金融监管合作体系。这将扩大信息共享范围,减少不确定因素,对宁波与沿线国家、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长城战略咨询合伙人徐苏涛:
    提升全球资源配置力 打造“一带一路”开放创新中心
    “宁波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活化石’,‘海上丝绸之路’代表的是大国崛起最需要的商业文明与海洋文明;而‘宁波’天生具有商业文明与海洋文明融合的基因,所以也是体现这两种文明结合的‘活化石’。”长城战略咨询合伙人徐苏涛从“宁波”的名称上追本溯源,回答宁波与“一带一路”综试区的内在关联。
    那么,为什么要在宁波率先搞“一带一路”综试区?徐苏涛认为,这是宁波在特定发展阶段条件下初步探索开放式发展之路决定的。宁波自2008年以来,在全国最具有探索意义的,是将企业家数量多这种最大的优势和民间资本充裕这一最大的资源相结合,在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融合的杠杆下,通过跨国并购、绿地投资等资本的“走出去”实现创新资源的“拿过来”,变大宗商品输入、商品输出为创新资源输入、民间资本输出,实现在全球范围配置资源、创造财富和分配财富,探索出根植民营经济、民营企业发展的开放式创新之路。
    如何创建“一带一路”综试区?他认为,关键要把握好“一带一路”的本质与核心。“一带一路”的本质就是开辟新的国际市场,核心是商品输出、产能输出、资本输出、模式输出以及文化输出,并以此支撑中国全球战略的实现。“宁波在每一个输出方面都有明显的优势,从小宗商品、制造业产能、民间资本、开发园区经验等,但这些输出要立足本地后台与周边腹地的支撑,不要局限在家门口。”
    怎样才算搞好“一带一路”综试区?徐苏涛认为“只要成为全球资源配置中心,宁波的‘一带一路’探索就成功了”。这就需要既要从培育本土跨国公司、培育国际交易平台、促进跨国技术并购、加快绿地相关投资、吸引培育跨国创业园区、加快布局境外园区等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还要通过建立引导基金体系、搭建国际商务服务联盟、开展新型国际招商、发布指数标准等强化政策工具支撑;在深化改革方面,将自由贸易区、综合保税区、人民币及外汇政策等先行先试政策集成应用。
    徐苏涛还建议,“宁波可以充分利用在科技园区、国际科技合作园建设方面的经验,依托平台公司、民间资本以及制造业产能相结合,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积极布局共建一批特色鲜明的科技园区”。他说,“除境外科技园区(园区)外,还可以全面推进跨国科技创业(人才)、跨国技术转移(技术)、跨国科技金融(资本)、跨国科技合作(项目)、国际产能合作(产能)、国际科技交流(文化)等,最终打造成一带一路的开放创新中心”。
    宁波舟山港:
    建设“一带一路”港航物流中心
    港通天下,服务世界。《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认为,在宁波设立“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有利于整体提升宁波舟山港在国际物流体系中的功能地位。《总体方案》提出,要大力推进国际港口合作,加快建设“一带一路”港航物流中心。
    如何提升宁波舟山港枢纽功能,为创建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提供有力支撑?宁波舟山港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毛剑宏从强化物流枢纽功能、突破航运服务、打造大宗商品基地三个方面,畅谈宁波舟山港近年来的探索与展望。
    以宁波舟山港为枢纽,打造“一带一路”港航物流中心。通过合作、收购等方式加强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沿线布局,增开和加密航线,完善物流网络;抢抓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等机遇,围绕内河复兴行动计划,重点推进浙北、浙西等内河港与沿海港口联动发展,加快发展海铁联运业务、海河联运业务以及江海联运业务;以义乌陆港为合作平台,推进“互联网+全程物流”商业模式,整合物流服务平台,提升物流服务水平。
    以燃油加注业务为重点,积极发展高端航运服务业。完善并推广保税燃油外锚地供油、同一税号调和、跨关区直供、夜间靠泊供油、海上浮仓、“一船多供”等政策试点,加快保税燃料油加注“单一窗口”平台建设,积极谋划燃油加注业务;做优船舶交易市场,创新“船舶交易+互联网+金融服务”发展模式,形成集船舶产权交易、船舶拍卖及交易金融服务等功能于一体的一条龙服务,打造功能完善、交易规范、辐射全国的船舶交易平台;做强海上丝路指数,完善海上丝路指数体系,推进海上丝路航运大数据中心建设;搭建船舶服务平台,深挖船舶增值服务,整合各类船用优质资源,为船东提供低价、专业、便捷的船舶修理、燃油供应、船舶保险及金融服务等个性化增值服务。
    以服务实体经济为目标,打造大宗商品储运交易加工基地。完善油品储运基础设施兼并整合和投资建设,提升油品储运项目的一体化经营水平,开展油品公共储运业务及相关增值服务,打造全球一流的油品储运基地;发挥港口一体化运营和全程物流服务体系优势,打造集接卸、仓储、分拨、交易(交割)、混配矿及相配套的贸易、金融服务等功能于一体的东北亚铁矿石中转分拨中心;以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为切入点,加快建立完善以仓储监管、仓单登记为核心的标准化仓储物流体系、交易业务信息化体系和风险防控体系,推进交易中心管理框架搭建和业务平台建设,打造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宁波与中东欧:
    三年携手共迈“黄金时代”
    《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提出,以与中东欧经贸合作为重点,着力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探索贸易畅通新机制。结合宁波国际经贸合作交流中心建设,争创“16+1”经贸合作示范区,到2020年,成为“一带一路”投资贸易便利化先行区。
    “2014年以来,我市先后承办了两次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促进部长级会议、两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两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发展论坛,在贸易往来、投资合作、人文交流和长效机制建设方面取得积极成效。”市商务委主任张延表示。
    据市商务委统计,2016年,宁波与中东欧国家的年进出口额超过23亿美元,占中国与中东欧国家贸易总额的4%;今年1月到7月,我市从中东欧国家进口额同比增长84%,在进出口贸易上领先全国。近年来,我市开设了匈牙利等15个中东欧国家馆,常年展出3000多种特色商品,在全国设立30余个中东欧商品直销中心。
    宁波与中东欧各国的双向投资领域不断扩大。目前,宁波与中东欧国家双向投资项目有121个,位居全国前列。2016年,宁波对中东欧国家投资额同比增长15倍,投资项目涉及医药、房地产、汽配、光伏、教育、旅游等。
    在人文交流方面,我市承办了文化部交办的中国保加利亚文化中心运营任务,承担了我国与保加利亚之间文化交流重任。宁波高校与中东欧60多个院校建立合作关系,宁波连续三年推出“百团千人游中东欧”活动,累计组织4000余市民赴中东欧旅游。
    随着中东欧国家贸易便利化国检试验区、中东欧质检合作办公室的相继落地,我市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机制逐步完善,为中东欧商品进入宁波提供了制度化便利条件。此外,宁波与中东欧16国的20个城市建立了友好城市关系,成为中国第一个在中东欧各国都有友城的城市。
    张延说,下一步,我市将推进“16+1”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不断提升中东欧博览会水平,加快推进双向投资与合作步伐,多措并举做大贸易规模,全面优化营商环境。具体包括:会同商务部研究院等国家智库尽快完成创建工作方案,力争将支持创建示范区的意向写入今年11月份的《布达佩斯纲要》中;充分利用宁波在传统制造、成套装备、纺织服装、汽车配件、新能源光伏产业和工程承包等方面的优势,积极推动民营企业到中东欧投资;发挥中东欧宁波工业园等载体作用,把中东欧高端技术、优质项目和优秀人才引入宁波,助推宁波经济转型升级。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